亚搏手机下注

上海4男子分饰司乘“薅”顺风车公司20万元羊毛!均获刑

上海4男子分饰司乘“薅”顺风车公司20万元羊毛!均获刑

原标题:上海4男子分饰司乘“薅”顺风车公司20万元羊毛!均获刑

顺风车乘客生成订单后不用付款,司机接单后也不用开车,如此操作便能免费“薅”顺风车公司20万元羊毛……12月14日,南都记者从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获悉,近日,由该院提起公诉的牟某波、姚某峰、罗某、何某4人因利用某知名顺风车公司的系统漏洞,分别饰演“司机”“乘客”两角,骗取顺风车公司20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至十个月,并处罚金不等。

平台漏洞致司机获双份车费

据闵行检察院介绍,牟某波是某知名顺风车平台旗下的一名司机,2020年7月,牟某波像往常一样接客,但是刚上车的乘客不小心提前点击到达目的地,牟某波发现车费直接打到了自己的账户中。

牟某波将账户中的钱提现后,让乘客打电话给客服说自己没坐过车,要求平台退款。平台最终将车费全额退给了乘客。将乘客送到目的地后,乘客又付给他车费。加上之前平台的那份车费,牟某波拿到了两份车费。

一个月后,牟某波又独自试验了上述操作。他通过两部手机,先在乘客端下跨省长途单,又在司机端自己接单。牟某波这次在司机端账户成功提现了2000元。

随后牟某波又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的老乡姚某(另案处理)。姚某提供了另外一个刷单的方法:“乘客先支付订单金额后,只要在短时间内取消订单并电话客服要求退款,这样乘客的钱就会马上原路退回,车主的车费也会在一段时间内到账,账户不会欠费。”

4人团队“协作”诈取平台20万元

2020年9月,牟某波开始用姚某的方法进行诈骗。他先用乘客账号下单,随即在乘客端点击确认到达,模拟误操作情形,之后致电平台客服说明情况,要求退款。当后台客服联系司机时,牟某波都会以司机身份声称退款申请属实。

由于乘客退款和司机补贴系两个资金通道,相互独立,而平台根据实际GPS位移以及订单距离与乘车时间作比较,判定不可能在几分钟内完成长距离订单,所以平台会先行向乘客垫付退款。在乘客收到退款之后,司机也会收到平台给的该次订单补贴。

为了获得更多的账号,牟某波先后找到同乡姚某峰、何某、罗某等人,与他们一起进行诈骗行为。牟某波会特地挑选团伙几人见面时开始这些操作,让每个人登录进行人脸识别。实在无法见面时,牟某波会让对方先刷脸登陆,在成功登陆的有限期内,便依靠手机号和验证码登陆操作。

不到半年,牟某波等人已成功骗取顺风车公司20万余元。

被判刑四年至十个月并处罚金

4人的诈骗行为并没有持续多久。2021年1月,该顺风车公司风控部门在排查业务时发现夜间、大单等业务数据不正常,有一部分大额订单在交易成功后短时间内有退款操作,且涉及的订单大部分是在夜间或者单笔金额异常高。

该公司排查后发现系有不法分子虚构大额订单乘车事实骗取平台预存款项后,再伪造乘客误操作情况额外骗取平台费用,公司由此报案。事发后,该平台已对平台漏洞进行修复。

牟某波到案后称,其他三人知道这是诈骗行为,彼此之间算是互相“帮忙”,“也不需要什么好处费”。牟某波每次接到平台客服的确认电话时,总说自己因车辆损坏原因无法行进,而在骗取补贴之后,牟某波均将客服拉黑或失联。

闵行检察院指控,牟某波伙同罗某、何某、姚某峰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式,骗取他人财物,触犯《刑法》相关规定,涉嫌诈骗罪。4人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至十个月,并处罚金不等。

采写:实习生 曾汉 南都记者 吴佳灵 通讯员 杨莹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上海4男子分饰司乘“薅”顺风车公司20万元羊毛!均获刑已关闭评论